阅读历史 请按Ctrl+D收藏本站

520小说网 » 恐怖悬疑 » 当沧海已成桑田最新章节列表 » 《当沧海已成桑田》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

《当沧海已成桑田》正文 完结

文/芒果C
推荐阅读: 英雄无敌:亡灵主宰 三国:我摊牌了,我是曹操 西游:万界书店 从跟刘天仙离婚到千亿影帝 荒野生存:神级进化系统 海贼:无双大蛇 娱乐:从歌手到天王巨星 综漫:开局一只空之律者 师父,弟子出关了! 异界:从小鬼族开始
    反而好过一点。

    “是啊,你说得对,是我一手造成的,是我一手造成的……”凌傲珊无力地坐在沙发上,弯着腰埋头哭泣,声音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唐玥走过去坐在她身侧,揽着她的肩膀轻轻拍着,“清然说得对,别放弃,我们都会陪你等他苏醒的。”

    凌傲珊没再反抗,而是顺势靠上了唐玥的肩头,泪流不止。

    从病房里出来,曲清然的心情很是沉重,边走边垂着眼看地,不想说话。路惜晨走在她身侧,问她:“你还没说,来医院干什么?”

    她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有正事没干,唐玥留在病房里陪凌傲珊,她有些不敢自己一个人去检查,又不想让他陪着去,支支吾吾的答不上话来。

    路惜晨见她欲言又止,眼神闪躲,以为她身体真有什么不舒服,不免有些着急,又问:“到底来干什么?说实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……”她还是不太想告诉他。

    “没事为什么来医院?”

    “没事就不能来医院啊,这里又不是你开的。”她知道自己没本事应付他的穷追猛打,索性跟他耍赖,又有些心虚,看都不敢看他,径直往前走。刚走出医院门口,看到外面刺眼的阳光,只觉得眼前顿时一黑,下一秒便失去了所有知觉。

    大结局

    曲清然醒过来的时候看到路惜晨一脸温柔而欣喜的表情,就知道自己肯定是真的怀孕了。她突然觉得很混乱,这个孩子来得太不是时候,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处理。

    “傻妞,你是不是打算瞒着我?”路惜晨扶着她从床上坐起来,拿了枕头给她垫在背后。

    她沉默了很久,咬咬牙,说:“要不……我去做手术拿掉这个孩子吧。”

    他的脸色猛然一沉,瞪了她一眼,轻轻吐出两个字,却令她莫名觉得胆战心惊:“你敢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要怎么样?难道要我看你跟别的女人结婚,然后帮你生孩子?”她很生气,又觉得委屈,明明不是爱哭的人,眼泪却一下子就冲了出来,话说得都有些语无伦次了,“你仗着自己吃定我了就老是欺负我是不是?我不要帮你生孩子,我还这么年轻,为什么要帮你生孩子?”

    路惜晨早听说过孕妇情绪波动比较大,却也没想到效果居然有这么立竿见影,抽了张纸巾替她抹泪,有些好笑:“你都二十五岁了,再不生就生不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也不要!我们又没结婚,我不要帮你生孩子,要生你找别人生去!”如果被向来严厉的父亲知道她未婚先孕,脾气一上来说不定会让她一尸两命,光是想想她都觉得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又怕又气又委屈,见他一脸得意更加觉得气不打一处来,扭过头去懒得看他,却被他强行转过脸来。她没好气地哼了一声,恶狠狠地瞪着他,他却不在意,眼底带笑,俯身将她圈在他与墙壁之间,一只手落到她依旧平坦的小腹上,轻柔地抚摸。她气愤地去打他的手,却被他顺势抓住,看着她的眼睛里波光闪动:“如果我向你求婚,你答不答应?”

    她有些愣住了,呆呆地看了他几秒才反应过来,心里一阵感动又一阵失落,抽回手,有些挑衅地说:“答应啊。可是,你能娶我吗?别开玩笑了。”

    路惜晨却笑了,看了一眼她的肚子,反问她:“你都这样了,我还能不娶你吗?”

    什么意思?她听得气不打一处来,如果她没有怀孕,那他就没想法娶她了?把她当什么?生孩子的机器?

    “哼,”她越想越气愤,不满地去推他,“你走开,别靠近我。”

    路惜晨见她真生气了,也不再逗她,坐在床边,拉着她的手说:“老实告诉你,今天中午我又被我爸扇了一巴掌。”

    她一惊,忍不住去仔细看他的脸:“怎么回事?你又惹他生气了?”

    “原本我以为今天只是吃个饭而已,谁知道他们几个长辈居然把婚期都订好了,没办法再拖,我只好当着两家人的面说我不会跟她结婚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疯了吧?那种场合你怎么能说这种话?”她简直可以想象得到,路景鸿当时的脸色有多么难看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爸站起来就扇了我一巴掌,”路惜晨说得云淡风轻,好像被打的根本不是自己,“不过我倒是没想到,凌傲珊居然也说了同样的话,把她妈气得不轻。然后她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,我们就马上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没想到?你以为她非嫁你不可?自大狂!”

    “别人我不管,你非嫁我不可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嫁。”

    路惜晨拿她没辙了,无奈地叹了口气,说:“别跟我闹别扭了,医生说你怀孕快五周,初期要特别注意。保持心情愉快,多吃点,好好休息,其他的事情你就别管了。”

    不管?她能不管吗?现在这样算怎么回事?难道她真的要当未婚妈妈?

    “我不是闹别扭,这个孩子的确来得不是时候,我们都没有准备好。”她顿了一下,盯着他的眼睛,“如果我没有怀孕,你还会娶我吗?”

    路惜晨只觉得既好笑又无奈,想着今天不说清楚恐怕不行了,索性豁出去:“你忘了吗?我说过很多次我只会跟你一个人结婚。我不想惹我爸生气,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会放弃你。我不是没有试过,四年前我放弃过一次,可是当你重新出现在我的视线范围里,我就知道其实自己根本没有放下。”他握紧了她的手,有些用力,好像怕抓不牢,“别太高估我的承受能力,如果你再离开我一次,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。”

    听他说这些话,她莫名想起很多以前的事情,又感动又难过,泪水又一次从眼眶里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别哭,孕妇不能常常哭的,对孩子有影响。”他替她擦泪,捧起她的脸轻轻地亲吻,从额头到眼睛,一路下滑到嘴唇。

    极尽温柔缠绵的吻,令她的心变得越来越柔软,吻到深处愈发情动,伸出手缓缓勾住了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怀孕的事情意料之中地掀起了一场不小的风波。

    路惜晨带她回家,说明她怀孕的事情提出结婚,路景鸿气得当场就要他滚出这个家永远别回来,差点又一次心脏病发。而她自己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,妈妈多少猜到一些所以反应并没有多么激烈,而一向对她严加管教的爸爸知道以后震怒不已,抄起扫把就想打她,路惜晨牢牢地将她圈在胸前保护她,自己却被打得背上青一块紫一块的。

    后来还是姐姐姐夫在中间说了不少好话,事情才得以解决。其实两家人本也算得上亲戚,如果是互不相识的陌生人还好,出了这样的事情大不了就用钱摆平,可偏偏是这样不咸不淡的关系。路景鸿是个很要面子的人,生意又做得那样大,自己的儿子干出这种事情,如果传出去脸上肯定挂不住。而且自从那天闹得不欢而散的午餐结束后,凌家那边也很久没有消息,后来凌母才打电话过来,委婉地说孩子大了由不得父母做主,最终还是和平地取消了原本约定好的婚事。

    路景鸿虽然强势精明,但他到底也是一个会心疼儿子的父亲,见路惜晨怎么都不愿意跟别人结婚,心里也清楚了,又想起他曾经的失魂落魄,也不忍心再硬生生拆散他们。

    最后长辈们还是松了口,两家人心平气和地坐在一起商量,妈妈和林素云都异口同声地说趁着肚子还没显出来赶紧结婚。

    曲清然虽然有些不乐意这么年轻就结婚生子,但眼下这种情况,她想拒绝都不可能,只好听从长辈们的安排。

    因为担心她太过劳碌影响身体,所以妈妈和林素云商量以后要他们先领证登记结婚,酒席就等到明年孩子出生以后再补办。其实她倒觉得无所谓,那些婚宴酒席她从小就去过无数次,千篇一律,又麻烦又琐碎,她一点都不喜欢。而且那种热闹非凡的场面她也不太习惯,想着跟路惜晨两个人去旅游度蜜月就好,其余的都可以省略。

    路惜晨也是个喜欢清静的人,听她说了以后也很赞成:“可以,等你生完孩子以后我们就出去旅游,想去哪里都行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她激动不已,旋即又觉得不太可能,“哎,还是算了,长辈们不会同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。”路惜晨笑着摸了摸她的肚子,“现在我们家,只有你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她想起“母凭子贵”这个词,顿时笑倒在他怀里,又觉得肚子饿,指使他去拿水果,等他拿过来了又说想喝鲜榨的果汁,害他又跑去弄果汁,看他忙碌的样子,心满意足地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怀孕六个月,曲清然跟路惜晨搬到了路家的大房子里住,林素云天天在家里照顾她,还特意买了一堆孕妇健康饮食的书籍,换着花样给她做好吃的,妈妈一星期也会过来看她一次,总说要她坚持适量运动。她每天倒是有在花园里种种花、散散步什么的,只是怀孕令她变得十分嗜睡,一天要睡上十几个小时,吃倒是吃得不多。

    她睡觉的时间太久,弄得路惜晨很郁闷,每天他出门的时候她还没醒,他回家的时候她又睡下了,想跟她说说话都难。

    这天下午,路惜晨早早结束了工作,拒绝了同事的邀请,一路往家里赶。刚走到花园门外的时候,看到她正躺在藤椅上晒太阳,鼓起的肚皮上还放着一本书。他轻轻地推开门,走过去弯下腰看她,哭笑不得,居然又在睡觉。

    眼下正是初春,阳光普照,微风徐徐,但多少还是有点凉意。她身上只穿着单薄的孕妇装,连床薄毯都没盖,他摸了摸她的手,果然有点凉。见她睡得挺香,他也不忍心叫醒她,索性将人打横抱起,不禁一笑,挺沉的,估计再过阵子就抱不动了。

    将她抱进房里,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,盖被子的时候发现有些不对,反应过来,轻轻地捏了捏她的鼻子:“还装。”

    她果然睁开了眼,笑意盈盈地看着他:“你力气好大啊,我重了这么多还能抱得起来。”

    他扶她坐起身,自己也坐上床,挨着床头靠着,让她靠在胸前,从身后抱着她,手习惯性地抚上她的肚子:“嗯,是挺重的。”

    她靠在他身上,顺手在床头柜上拿来一本杂志,翻来翻去地指给他看:“你看,这些小衣服都好可爱,怎么小孩子的衣服比大人的还要漂亮?喏,我最喜欢这一套了,男孩跟女孩的都有,好看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你今天觉得怎么样?有不舒服吗?”他问。前两天她说觉得肚子有点痛,去医院看了一下,没查出什么异常,医生也说没有问题,但他还是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“很好啊,一切正常。”她依然翻着手里的书,又突然想起些什么,说:“云姨今天炖的鸽子汤很鲜,她特意给你留了,你要不要喝?我去厨房端来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晚上再喝。”路惜晨低头看着怀里的人,心里没来由的有些感慨。她离开的那四年多,很多次午夜梦回时发现身边空无一人,他都希望她能立刻出现在眼前,能像现在这样抱着她,然而一切都是奢望。此刻她就在靠在他的怀里,身上有他熟悉的清香,熟悉的体温,这样真切的温暖反而令他觉得恍惚,像是似曾相识的一个梦。

    可不管怎么样,她到底是回来了,又回到他的身边,像过去很多次一样,温顺地躺在他的怀里,满脸微笑地跟他说话。他太珍惜这样的美好,以至于拥有过一次,就再也不愿意放开。

    过去种种他不想再追悔,只愿以后的每一分每一秒,都能体会到这份心底最渴盼最珍惜的温暖。

    路惜晨想着,不禁稍稍加重了手臂的力量,她察觉到了,转过头来有些疑惑地看着他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怎么,”他顺势吻住她莹润的唇,辗转缠绵,又移向她白皙的耳垂,温柔地低语:“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也是。”
(快捷键 ←) 上一章 返回《当沧海已成桑田》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 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