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 请按Ctrl+D收藏本站

520小说网 » 都市生活 » 大宫·玉兰曲最新章节列表 » 《大宫·玉兰曲》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

《大宫·玉兰曲》正文 完结

文/秋姬
推荐阅读: 英雄无敌:亡灵主宰 三国:我摊牌了,我是曹操 西游:万界书店 从跟刘天仙离婚到千亿影帝 荒野生存:神级进化系统 海贼:无双大蛇 娱乐:从歌手到天王巨星 师父,弟子出关了! 综漫:开局一只空之律者 异界:从小鬼族开始
    ,放肆地游离,嘴里尽说的是一些羞辱的话。

    而我像木偶人一般,任他摆布,不知道痛也不知道疼,等待的唯有他实现承诺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可是也有那么一瞬,他支起双臂,缓缓地律动,在我上面怜惜地注视着我,仿佛我们回到了以前在床榻上共享过的温柔似水。

    我缓缓地闭上眼睛,那曾经欢快时光的回忆就如青烟般消散而去了,仿佛从未在我们之间存在过。

    当他结束时他的痛苦看起来远大于刚才的欢愉,他边背对我穿上衣服边说:“朕会吩咐那些侍卫为太后放行,如果太后还有脸面去看他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话是什么意思?我顾不上完全穿好衣服,直奔铜镜前,看见的是自己脖子上和胸前的点点红记……

    我跌坐在地上,整个人已经虚软得没有力气,眼前一黑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善若将粥碗端到我面前,劝道:“太后娘娘,您已经三天三夜不吃不眠了,这样身体怎么撑得住,病怎么能好啊……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只问她:“现在是白天,还是晚上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夜了,宫里都换了第二波烛火了。”善若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那么就是说……再过一些时辰,就是明晨的行刑日了。

    在这一夜里发生了许多事。端豫王的妻妾们全部先做了自我了断,以表对他的忠诚至死不渝。蔓玉死、云奴死、戈烨死、他宠爱过的妾也都以死殉情,甚至一些只是被判为流放的家奴中亦有人要陪他上路。能让身边人为他做到如此地步……端豫王让多少人暗中敬佩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当他听到这个消息该是什么心情,我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另外还有……今晚姊也自缢身亡。我在心中呐喊着,姊你对端豫王的感情竟真有那么深吗,哪怕舍弃了自己的儿子。

    在清点姊的遗物时,宫人发现了一件不寻常的东西,将它献上给我。而我刚刚碰上它,就知道那是什么东西,那是把伞,我甚至知道它是什么时候的伞,是端豫王曾借给姊却被我撕得稀烂的伞。我一点点寻摸着伞,虽然已经破破烂烂,却粘得干净平整。

    我的眼泪禁不住地簌簌流了下来,姊我一辈子都不喜欢你,但唯有此时此刻,我敬重你,我敬重你身为一个女人,我敬重你对端豫王的爱。

    我不着痕迹地动了动我藏在右袖里的匕首,明天我亦将用它割断我的喉咙……

    九珍我已写信清翎王请他帮我接走她,我想也许只有他有可能抚平九珍的伤口;雾儿和弘儿是权禹王的孩子,想必以后他不会亏待他们;而虹儿,原谅母亲以后没有机会好好补偿你了……

    夜静悄悄得可怕,我叫善若等人都退下了,只留下我一个人。但是我在听,在听什么时候会有清晨鸟鸣的声音,那是端豫王被赐死的时候,也是我该上路的时候。

    端豫王,此时你在想些什么?你后悔了吗,你在想你死去的妻妾和儿子吗,还是在想我,想着我们小时候发生过的一切。你会不会后悔此生与我青梅竹马一场。

    这时不远处的声音打断了我的哀绪,那是一个人的脚步声,声音虽然很轻但我依旧感觉到了它的步步接近。

    “是谁?”我下意识地警惕问道。

    那个脚步声停了下来,然后传来一个恶狠狠的声音:“我是来为端豫亲王报仇的!”

    那分明是如意的声音。

    只在那一刹那间,所有曾经发生过的事情重闪而连接在一起。

    啊,原来一切都是如意做的……为了端豫王而做的。

    然后那个脚步声急凑起来,她在向我奔来,我应该躲开,可是一切对我来说都是黑黑的我根本不知道应该往哪躲。

    “奴兮!”一个呼喊声传来,不一会儿我忽地感觉到一个人挡在了我前面,接下来是利器刺进肉体的闷钝之声。

    我扶着那个压在我身上的人,那是我熟悉的权禹王的身体,我的心在那骤然间冻了结。

    然后我感觉权禹王抖了一下,似乎是如意将匕首抽了出来,她喊道:“我要你死!”

    我抽出藏在袖子里的匕首,但却一时不知道该刺向哪里,此时一只大手将匕首夺了过去,接着听到如意疼痛的一声呼叫。

    而后权禹王又重重地倒在了我的身上,我的手触到了温热sh腻的液体。

    “来人,来人啊!”我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叫喊。

    53、孤身

    我伏在权禹王的身上,不停地哭泣。

    如意的匕首是浸了毒的,她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想一下子就要了我的命,权禹王帮我挡了那一刺,而太医们赶到时,权禹王身上的毒已浸透全身,挽救不回来了……

    太医用针扎权禹王为他放血,王全哭着开始为权禹王整理后事,其余人则候在门外。

    我拉着他的手不肯放开,泪水流也流不断,我多想再看看他,我多想再望着他的眼睛,可是眼前却依旧是一片黑暗,绝望的黑暗。

    为了端豫王,我可以不要我自己的性命,可是哪怕我死,我也不愿意让你死,权禹王,我的这些心思你知道吗。

    “权禹,别离开我,求你别离开我……”我哭泣着不停乞求道。

    权禹王浑身颤抖着,他的手不停地哆嗦,好不容易才拉到我的手放在他的唇边,轻轻而无比痛楚地唤了一声:“吾爱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便再也没有了声音。

    突然王全放声大哭起来,我才知道他去了,我没有看到他一眼,我没有听他说完一句话,他就,他就去了……

    这一切发生的这么突然,我从没想过我会这样失去他。

    王全在一旁呜呜地说:“太后,您不知道,这几天您不吃不喝,圣上也陪着您不吃不喝……圣上把一切都藏在心里。世上无论哪个皇上多悲惨,也不是空着肚子的,也不知在黄泉路上圣上……”便哽咽着再也说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我浑身颤抖着,不停不停抚摸着他的脸,不停不停地搓着他的手,对他不停不停地说话,可是我此时的手也如此的冰冷啊。

    我让其他人都退下,我将自己的脸贴在他的脸上,我的泪不断地滴在他的脸上。权禹,只剩我们两个了,我们一起说说话吧。

    权禹,你知道吗,你一直耿耿于怀的事情,我没有告诉你。先皇遗诏里写的人是你,他把我许给你了……

    权禹,你知道吗,我们有女儿的,她叫虹儿。她像你期望的那样,和我长得一模一样,是个漂亮的孩子……

    权禹,死之前你是不是因为幺娘的事情还觉得有愧于我。我告诉你不是那样的,是我,在你迷惑困扰时,我没有支持你帮助你,相反一把推开你,是我将你越推越远……

    权禹,你知道吗,我爱你,从少女时我就期盼着嫁给你,和你在一起的这几年是我最幸福快乐的时光……

    权禹,你知道吗……

    别留下我一个人。

    因为权禹王的死,端豫王反而捡了一条命回来。我力排众议保住了他的命,但他却被剥夺了亲王的封号和封地,皇亲宗册上将其名字勾去,沦为庶人一名。

    他虽然性命还在,除此之外,却已空无所有。

    我们遥遥相对,我看不见他,他也没有亲近我,现在没有什么人能阻止我们在一起,但我知道我们永远不会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他因为我丧妻丧子,失去了一切;我因为他失去了权禹王。

    历经沧桑,我想他看我的眼神已经不会是以前焦虑深情的样子。

    但是我还是有话想问他,我低垂着空洞的眼睛,问:“你为什么不给我写信?”

    “我在等你,我在等你主动的心意。你说过,如果我那样做,你会恨我。”他仿佛用尽力气,苍老而疲惫地说。

    原来是因为我当初的一句话……我心头一阵阵酸楚,尽量控制自己不要流出泪来,打起精神问他:“你以后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罪民已看破万事……只希望太皇太后能健健康康,还有,好好地照顾九珍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虽然竭力维持平静,但又怎么能掩其中的酸楚,我险些垂下泪来,但是我哪还有什么脸面在他面前流泪呢。我想我们之间再也不能见面了,可是当他要离开时,我还是忍不住叫住他:“十二皇子!”

    我想端豫王会回过头缓缓而迷茫看向我,因为这个称谓对他来说已经很陌生了。

    “你,你还记得如意吗?”

    “不,我不认识这个人。”端豫王直接回答,也许现在的他根本没有心情再去想这些旁人旁事。

    可是你知不知道我为你背了多大感情的债。

    如意,你心中一直念念不忘的男子,到最后却连你的名字都记不得,你到底值不值得。

    我轻声地说:“那么没事了,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端豫王没有再问什么,若是在以往他会关切地询问我到底有什么事,现今再也寻不到他对我的温柔了。我呆呆地望着眼前的一片黑暗,听那天见到他的宫人说,看着端豫王佝偻离去的身影,已经完全想不到他曾经是那样意气风发的亲王。

    后来有一天我被告知端豫王已剃发出家,遁入空门,当了一名居无定所的行脚僧……

    如意虽然被权禹王最后刺死,但依旧难逃我将她的尸体大卸八块,挫骨扬灰,让她永世不得超生。如意和吉祥乃孤儿,无族可诛,我便命人将吉祥掘尸、负责如意吉祥进宫的大小管事、如意吉祥户籍上莲台庄三百村民、后宫与如意有来往宫人皆被杀抛尸。

    这是史上最无法可依的一次残酷的杀戮,但即便是这样,也不能解我的心头之恨,即便是这样,也不足以弥补我心中一点的伤痛。

    其实,现在的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?爱我的人都已经不在我的身边。

    可是我却还要为我爱的人活着,苟延残喘地活着。雾儿还那样小……他还需要我的扶持与帮助。

    我一直都在说,求死而不得才是最大的折磨,没想到最后应到了我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那一天登基我牵着雾儿小小的手,被宫人牵引着一步步登上帝王宝座。

    突然雾儿放开了我的手,据宫人后来说他直接爬到龙椅上坐下,定定地看着朝堂下的群臣,一副上天授之,君临天下的气派。

    “太皇太后万岁万岁万万岁,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大臣们跪拜的声音再次响彻金銮大殿。

    权禹王驾崩后葬于景陵,庙号宪宗,享年五十四岁。

    那一年我四十岁,以太皇太后的身份,开始了我人生中第二次垂帘听政的生涯。

    善若搀着我缓缓走着。

    突然一阵风儿吹起,吹得树木沙沙作响,吹起了我素白沉重的袍角,带来了阵阵的幽香。

    我就那样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善若随着我顿了一下,然后略有欣喜地说道:“啊,是玉兰花开了呢。”

    玉兰花……在听到这个名字时我的心被撞了一下。

    那个人……曾说过今年要同我一起赏玉兰,可他……看不到了呐。

    我的手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,善若却早已很知人意的摘了一枝玉兰花到我手中。我低下头,缓缓将花儿举止鼻前,嗅着它清新的香气。什么也看不见……但那香气却搅动着我地回忆,十六年了,十六年了,一切却还是那么鲜活,历历在目就仿若发生在昨日。

    那曾经快乐的时光反倒像是一场美梦……现在梦醒了,原来只剩下我孤零零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我娘,我爹,药婆婆,绿吹,戚姐姐,婷仪,承儿,穆宗皇帝,九皇子,楚姿,福儿,善善,武耀,姊,权禹王,元遥,十二皇子……我的亲人,我的爱人,我的儿子,我的朋友,我的忠仆,一个个离我而去。

    此生已再也感受不到任何喜悦。

    一个多月后,南赢王反叛。在我耳听群臣在下面争执出兵对策时,突然感受到了一种熟悉的胸闷。我的手不由得搭在我的腹上,却唯有哀伤袭来,此时境地,这个孩子……也留不下了——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亲爱的
(快捷键 ←) 上一章 返回《大宫·玉兰曲》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 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