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 请按Ctrl+D收藏本站

520小说网 » 恐怖悬疑 » 楚楚夫君最新章节列表 » 《楚楚夫君》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

《楚楚夫君》正文 完结

文/羽昕
推荐阅读: 英雄无敌:亡灵主宰 三国:我摊牌了,我是曹操 西游:万界书店 从跟刘天仙离婚到千亿影帝 荒野生存:神级进化系统 海贼:无双大蛇 娱乐:从歌手到天王巨星 综漫:开局一只空之律者 师父,弟子出关了! 异界:从小鬼族开始
    为龙家出事,因此出嫁的龙雪云与龙雪瑞都日日偕夫回娘家来共商应对的策略。

    “四妹,妹夫身子看起来不错,你们不打算赶紧生个孩子吗?”龙雪瑞关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生啦!”梦巧端起茶来喝了口,无视于四周错愕的视线。“去年九月生的,一对双生儿子,老大跟磊哥有同样的毛病,所以教外公抱去照顾了,老二就让婆婆给看上了,二话不说的也抱走了,结果只留下这个……“她指指东方磊。“给我。”

    怔愣半晌,龙飞才回过神来。“真……真没想到,那……过些日子,贤婿也能接下东方家的事务吗?”

    “接啦!”

    “噗!”正喝茶的大太太茶水喷了一地“大娘没事吧?”梦巧体贴地问道。

    呛咳着,大太太却仍挣扎着问:“接……接了?”

    “接啦,去年七月的事了,可婆婆不舍得让磊哥太过劳累,才将大部分事务仍揽在身上,其实早就通告各地掌柜们,主儿换人啦!”

    大太太望同龙雪瑞,她嗫嚅道:“我、我没问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你不就成了东方世家的……夫人了!”二姨娘心有不甘地嘟囔道。

    梦巧耸耸肩。“那又如何?也不过就是东方磊的妻子而已嘛!他们还不一样叫我少奶奶。也没多大改变呀!”

    龙雪云喃喃道:“你当然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梦巧装作没听到。“爹,现在可以告诉我们店被砸的事了吧?”

    龙飞未语先叹。“新任官牙批下来的米比以前贵一倍还多的价钱,说是要以前的价格就得将雪荷嫁给他作五姨太。我当然不允,就让天文上邻县牙行去买米,结果他们就来砸店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官儿?”东方磊插嘴问。

    “判官。”龙飞回道。“当然知州也是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梦巧望向东方磊,“磊哥,有官介入都比较麻烦些,不过以你的身分应该不难摆平吧?”

    “话是没错,但是治得了一时,治不了永远,何况就算他放过了龙家,别的粮行怎么办?不管了吗?”东方磊蹙眉。“要解决就得一劳水逸的解决,不要解一时之困,济不了长久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”

    束方磊陷入沉思,无人敢打扰,俱是沉默无声,就连呼吸也不敢太重,就怕扰了这惟一能为他们解困的人。

    片刻后,东方磊忽唤,“娘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干么?”

    他沉吟道:“记得天都峰上那个书生吗?”

    梦巧轻呼。“啊?那个神经病?”

    啼笑皆非地,东方磊辩驳道:“什么神经病?他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知道,知道,酸儒书生嘛!”她不耐烦地摆摆手。“爹啊,您不知道,磊哥在天都峰上碰见了一个人,跟磊哥差不多年岁的书生;两个人一般又酸又臭,便一见如故地聊起天来了。”她夸张地大叹一声。“这一聊就聊上了四、五天,每天吟诗饮茶、谈天论地、说国家评大事,听得我耳朵都长茧。要不是看磊哥难得聊得如此尽兴痛快、我早拎着磊哥的耳朵走人了!”

    束方磊直摇头。

    梦巧却仍不罢休。“最有毛病的是,那个人居然劝磊哥若是身子禁得住,让磊哥快快上京比试,他保磊哥殿阁大学士之位。他有神经病啊!这殿阁大学士是什么位子,哪能说有就有啊,再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娘子,”东方磊忙唤了声。“那位是当今皇上最宠爱的皇孙朱瞻基哪!”

    几声惊呼,梦巧说了一半的嘴兀自张着,良久,她才惊诧莫名地呐呐道:“皇……皇孙?”

    见他点头,她又呆了半晌才缓缓端起茶来一饮而尽,呼出一口气,然后望向他。“他真的能保你殿阁大学士之位?”

    东方磊淡然道:“我有把握考得上状元,一般状元必入翰林院,而内阁成员大都是翰林出身,只要他说一声,以当今皇上对他的宠爱,定会在赐宴中对我特别注意。”他耸耸肩。“只要我能和皇上谈过,那就……““不行!”梦巧摹然大喝一声。“别想!你的身子根本负荷不了那种官场的紧张,过不了一个月,我就得做寡妇了!那我可不依,说什么都不行,我反对,我坚决反对!”

    东方磊微笑。“你反对什么?我又没说要去考。”

    她噘嘴,“那你提他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可向他陈诉牙人的利弊和将这裹的情况告诉他,让他来处理。我相信以官府的力量来对付这些牙人才是最根本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梦巧怀疑地斜睨他。”有用吗?”

    东方磊肯定地点头。“有用,我跟他谈过,他将来会是个体恤民情的好皇上。”

    她皱眉。“你要去京城找他吗?”

    东方磊又笑了。“不,他会来找我。那次我们分手时就约好,等他辫完事后,他会来杭州找我到西湖游赏喝茶。”

    梦巧一拍额头。“天哪!又要吟诗作对,谈论时事,天花乱墬一番了!”

    龙雪瑞忍笑。“啊,四妹,你就忍一点吧,有时候男人的想法我们女人是无法了解的。“”是啊,是啊。”梦巧直点头。“他们的思想好幼稚喔!”

    四天后,朱瞻基真的来了。

    东方磊舆朱瞻基相偕往西湖游览十景,在湖心亭摆茶谈心。梦巧不放心让东方磊一人太久,怕他玩得太高兴忘了自个儿的身子不够扎实,只得认命跟着。

    而顽皮的范雪红当然闹着要跟路,龙飞便要龙雪荷跟去看紧龙雪红别让她捣蛋,童心未泯的龙雪荷也心痒地跟去……最后竟是龙家六姊妹全体出动,梦巧便乘机与从小分离的姊妹们联络感情一番。

    朱瞻基走一趟知州府,那个无法无天的官牙行在次日便关门大吉,在征得龙飞的同意之后,龙家米粮行就此成了继任的牙行。

    半个见后,朱瞻基在离去前允诺必对牙人有一番整顿处理。事实上,明初确曾一度有过取缔牙人的命令,但从汉代起始,根植于经济贸易中的牙纪,并不是一纸命令便能轻易取消的,所以效果不彰。

    八月当梦巧要离去时,不同于送她出嫁时的欢天喜地,龙家人个个依依不舍、满面愁绪,几个姊妹全都掉了泪,龙雪红更是吵着要跟他们一起回开封,龙飞吸着鼻子连声喝阻。

    梦巧勉强挤出笑容,在马车起动时喊着,“别忘了二月二来接我啊!”

    终曲明宣德年间,东方府再度在锣鼓喧天之下迎进新嫁娘,不情不愿的新郎被强制押着拜了堂。尔后,新娘被送入洞房,而新郎却赖在喜宴上不肯动。

    “轩儿,该进去了。”依然娇美如音的东方夫人梦巧劝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东方逸轩板着张俊脸,小登科之日脸上却无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东方磊摇头轻叹。“轩儿,听你娘的话,进去了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是我?”东方逸轩不甘愿地指着坐在桌子对面的人。“他才是老大,应该是他先娶才对!”

    两张一模一样的脸相对着,一张满布愤怒之色,另一张却是笑嘻嘻的。

    梦巧尴尬地干笑两声。“呃,这个,我本来是要他要的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束方逸轩怒极地拍桌大吼。“他又用老招了是不是?平日活蹦乱跳的,一有不如意的事就躺下了。卑鄙、无耻!”

    东方逸亭不在意的耸耸肩。

    东方逸轩几乎气疯了,“到底是谁定下这门儿亲事的?”他怒吼。

    梦巧瑟缩了缩。“呃,那个,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东方逸轩转头怒瞪母亲。

    她硬挤出一丝微笑。“我……嘿嘿,打赌输了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打赌输了?!”束方逸轩不敢置信地瞪大双眼。”打赌输了就把你的儿子给输掉了?“见妻子心虚地垂下脑袋,中年成熟许多的东方磊不舍的搂住她,还朝儿子沉声道:“你这是什么态度,嗯?不管如何,她都是你的娘亲,终身大事由父母之命而定有什么不对?你最好立刻乖乖的给我滚进去,别惹我生气,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东方逸轩张了张嘴,却又颓然垮下双肩。谁都能顶,就是爹亲顶不得,他的病可是货真价实说发作就发作的!

    终于东方逸轩垂头丧气的进了洞房,外面喜宴上的年轻人开始商量着如何闹洞房,可主意尚未拿定,却又何来一声惊天怒吼声,席上众人硬生生被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“娘!”声音中愤怒、错愕、震惊、不可思议兼而有之。

    东方磊、梦巧、东方逸亭匆匆忙忙赶到洞房门口,只见东方逸轩脸色铁青的站在洞房前。

    “轩儿,又怎么了?”东方磊皱眉问。

    东方逸轩深呼吸好几次才强行忍住没有将怒气即刻爆发出来,他以温和得很诡异的声音问道:“请问娘亲大人,我的新婚妻子可是传家大小姐,闺名秀蕊,今年一十六岁?”

    梦巧困感地点点头。“是啊,有什么不对吗?”

    “大大的不对!“东方逸轩咬紧牙根。“娘,现在在洞房里的新娘不叫傅秀蕊,今年也不是一十六!”

    每个人都呆愣住了。

    东方逸轩恨恨道:“我们被骗了,娘,这个是代嫁新娘啊!”

    代嫁新琅?!

    东方磊与梦巧同时双眸一亮,深情地互视一眼。

    束方磊更是笑盈盈地说:“轩儿啊,你娘也是代嫁新娘,可我跟你娘恩爱二十年,浓情未减反增。你也可以试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,爹啊,”东方逸轩气急败壤地直跺脚。“她……她……她只有十岁啊!!”

    “十岁?”

    东方磊、梦巧霎时目瞪口呆作不得声,东方逸亭却在一愣之下继而失声大笑,笑得惊天助地、乐不可支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想知道吗?

    全文完
(快捷键 ←) 上一章 返回《楚楚夫君》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 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