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 请按Ctrl+D收藏本站

520小说网 » 玄幻奇幻 » 紫阳帝尊最新章节列表 » 《紫阳帝尊》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

《紫阳帝尊》正文 第2878章 身陷掌心佛国

文/水秀山青
推荐阅读: 英雄无敌:亡灵主宰 三国:我摊牌了,我是曹操 洪荒:阐教首徒 西游:万界书店 黄历师 娱乐:从歌手到天王巨星 我,仙王,加入聊天群 娱乐:明星逃亡365天 从跟刘天仙离婚到千亿影帝 综漫:开局一只空之律者
    晨牛双手合十道:“施主,你杀不的。我辈佛门之中,仰佛祖,降妖除魔,普度众生。你杀死我们,还会有千千万万个我们站出来。而你力量有限,本不可能那女魔一。明不可为,为何还要愚蠢的去?施主,把女魔给我们吧。”

    “休想!杀不?我到要杀杀看。”

    毅抬手就是一剑。

    晨牛脑袋滚落,脖子断口喷出几滴金色液体,在烈日的炙烤下,液体很快蒸发。

    突然!

    毅发现木船,并没有驶向对岸。木船居然顺而下,向着河下游驶去。

    “咔吱…咔吱…咔吱……”

    水下有东在啃食船底。

    毅劈手出一道神力,催着木船向对岸驶去,可行驶出一距离后,木船继续顺直下。

    毅发现,传递有东托着条船,不让船靠岸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冻得僵硬的千雪,毅把心一横。

    反手握剑,左手并掌,一掌拍在船底板上。

    这一掌,毅施展出乾坤阳拳中的隔山牛和十色神火。

    呼的一声!

    船底喷射出一道烈焰,将船底那作祟之物焚烧成灰。

    船身剧烈的晃动起来,毅劈手向着水面出一道神,催着木船向对岸驶去。

    “咔吱…咔吱……”

    刺耳的啃食声来密。

    毅低头一看,不何时,发现围绕木船四周,出现了无数白骨骷髅。

    这些白骨骷髅居然能在水中游,森白牙齿一张一合,居然如老鼠般啃食船底。

    幸好毅船用的木材足够厚,足够结实,否则只怕船底早就这些白骨骷髅啃透。

    但现在,情况依然不容乐观。

    这些白骨骷髅实在太多,密密麻麻,犹如过江之鲫,层层叠叠把船包围,毅想划动木船都无比艰难。

    “给我灭!”

    毅双眼一瞪,眼眸中喷射出两道烈焰,没入河水之中,瞬间将骷髅群点燃。

    “噼里啪啦……”

    十色神火乃是至纯至阳之物,专克阴邪之物。

    无数白骨骷髅点燃,在河面上爆作一团团骨粉。

    “施主,不要徒劳的挣扎了。这里是佛祖的掌中佛国,你无论如何都逃不出去的。还是把那女魔头出来? 由佛祖镇压。”

    毅斩头的晨牛? 死而复生,站在河岸上? 双手合十? 一脸的道貌岸然。

    毅瞥了他一眼? 甩手就是一团烈焰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晨牛十色神火包围。

    他面无表情? 宝相庄严? 双手合十,道了声佛号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? 我佛慈悲,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?施主? 我们会。”

    晨牛烧成灰烬。

    而河岸上,咏佛之声来响亮,震耳欲聋? 令人不厌其烦。

    毅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讨厌和尚,他发誓? 只要自己和千雪着逃离此地,以后见庙拆庙,见佛杀佛。

    唰——

    毅一挥手。

    剑芒劈斩三千里!

    无数佛面人人头滚落,数之不尽的金色液体? 喷溅而出,蒸发掉后? 飘散在中。

    终于。

    咏佛之声小了许多。

    但后面依然有无数衣衫各异的佛面人,源源不断聚涌而来。

    那些无头尸体,击落坠入河中。

    眨眼功夫,所有无头尸体化作白骨骷髅。

    望着淌湍急的黄色河水,毅头皮一阵发麻。

    “这么本不是河水,这是黄泉!”

    “好你个贼秃驴,敢把我和千雪困入掌中佛国。我要碎你的掌中佛国,拧断你个贼秃的狗头。”

    毅忍无可忍,怒发冲冠。

    双手连连挥动,数之不尽的烈焰向四面八方射去。

    烈焰落入水中,无数白骨骷髅焚烧成骨粉。

    烈焰落在岸上,引燃无数草木,自四面八方聚而来的佛面人,陷入火,焚烧成灰。

    烈焰滚滚,黑烟滔天。

    无数佛面人死于非命,

    可却没有惨声。

    似乎,对他们而言,这是一种朝圣。

    他们全都慷慨赴死。

    借着这个当,毅以剑桨,终于划到对岸。

    他抱起千雪,一跃而起,离开木船,落在岸上。

    很快,那艘木船便河中的无数白骨骷髅撕碎,分食。

    毅头也不,抱着千雪极奔行。

    前方沃野千里,没有一个佛面人。

    毅选了一个方向,一溜烟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毅离开没多久。

    河水中的白骨骷髅,居然密密麻麻聚在一起,搭了一白骨桥。

    河对岸的僧面人,踩着森森白骨,跨过滚滚洪,来到河对岸,向着毅逃跑的方向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毅度很快,一口气狂奔出一千里。

    他试着想要冲天而起,想要在中飞行。

    但却总是一股无形的压力,压迫下来,降落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那佛祖,非恐怖。

    哪怕他是神之帝尊,在佛祖的掌中佛国中,都有力使不上,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也不道奔驰了有多久,毅脚下一划,突然落入水中,怀中的千雪差点脱手而出。

    毅双手把千雪举高,举过头顶,踩着湿滑的淤泥,在水池中前行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莲池。

    池内水如碧,遮天莲叶无穷碧。

    莲似火,莲叶如盖。

    如此景致,不胜。

    但毅本无心赏莲看,他双手拖着千雪,在淤泥中艰难前行。

    也不道走了有多久,脚下忽然踩到了硬石板。

    有台阶出现在毅脚下。

    毅踩着台阶,亦亦趋,终于走出莲池。

    抬头一看,面前居然是一个无比巨大的佛像。

    佛像双手合十,身披袈裟,宝相庄严,双眼微眯,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这正是一尊佛祖石像。

    这尊石像无比巨大。

    毅站在佛像面前,佛像的一个小脚趾头,都要比他高。

    “佛祖?呵呵,原来你的石像在这里。我来毁了它!”

    毅抬手一剑劈了上去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剑芒闪过,居然只在石像上留下一道划痕。

    这座石像不但巨大,而坚不可摧,哪怕毅神力加身,也只能对石像成极其轻微的伤害。

    而此时。

    无数佛面人,自远方聚而来。

    咏佛之声,耳欲聋。

    晨牛走在最前方,大声道:“施主,不可对佛祖法无礼。”

    四面八方聚而来的佛面人,来多,犹如潮水一般,将方圆十里围得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后面还有来多的佛面人,正在聚而来。

    当他们来到莲池前,全都止住脚,不敢莲池一。

    望着自四面八方聚而来的佛面人,望着莲池对岸道貌岸然的晨牛,毅大笑道:“他是你们的佛祖,可不是我的佛祖。你们的佛祖要杀我妻子,我自然要杀他,就从他这座佛像开始。”

    毅抱着千雪,纵身一跃,跳上佛像脚面,顺着佛祖裤爬到了他的腰际,顺着袈裟爬到了佛像肩头,顺着巨大的佛祖耳朵,爬上了佛像头顶。

    佛像头顶很平滑,有个大坑,那是佛祖脑袋上的个香疤。

    毅把千雪平在佛像头顶上,走到头顶边缘,俯视着下方密密麻麻形如蝼蚁的佛面人。

    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。”

    “佛祖,以后就从你脑袋上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除非你我们离开,否则,会有你好看。”

    毅从间戒中出一壶水,仰头狠狠灌了一口。

    刚逃得急,浑身冒火,嗓子咳得像着了火,连口水都没来得喝。

    这一,毅喝了个够。

    下方,晨牛等僧面人,怒不可支。

    所谓的佛怒金刚,遍地皆是。

    “施主,快下来,不可对亵渎佛祖石像。”

    “施主,有话好好说,赶快下来,你这样是对佛祖的大不敬。”

    “施主,请你下来好不好?佛祖的佛像神圣不可染,你这样会遭到报应的。”

    晨牛好说歹说,说了一大堆,毅懒得搭理他。

    “哼,现在有话好好说了?之前干嘛去了?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说我家千雪是魔女了?你们这些秃驴,就道欺软怕硬。”

    毅双手在后脑勺上,斜卧在佛祖头顶上,翘着二郎腿,不屑的瞅着下方。

    忽然。

    一个水珠儿落在毅脸上。

    毅抹了一下脸,看着手心中的水珠儿,目一转,望向不远处的千雪。

    他惊喜的发现,千雪身上的冰层正在慢慢融化。

    这滴溅在他脸上的水珠,就是千雪身上的冰块融化所致。

    “千雪,老婆,你终于要醒过来了吗?”

    毅惊喜加,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抱起浑身湿漉漉的千雪。

    千雪的身体,不那般僵硬,开始慢慢变软。

    身上的凝冰,正在慢慢融化。

    水,从身上,从鬓发间,慢慢淌。

    佛祖头顶,冰水湿了大半。

    千雪体温慢慢升高。

    终于。

    慢慢睁开了眼睛,映入毅眼帘的,是一双熟悉不过的剪水秋眸。

    “夫君,我不是在梦吧?”

    “梦中,我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都在大声呼喊你的字,可却就是找不到你。”

    千雪虚弱的柔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,傻瓜,你哪里都没去,你就在我身边,我们一分一秒都不曾分离过。”

    毅心头堵得慌,他抓起千雪的手,不停地亲吻。

    千雪静静看着他,笑了笑,眼神又开始变得朦胧。

    “夫君,我好困,我要睡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睡吧,我时刻都陪在你身边,一分一秒都不分离。”

    毅轻声道。

    千雪笑了笑,微微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很快,又睡着了。

    的体温又开始慢慢下降,黑发上结了一层霜,脸颊上朦胧起一层雾气。

    毅咬了咬牙,脱下上衣,盖在千雪身上。

    虽明这样无济于事,但了胜于无。

    毅赤着上身,在太阳下,露出一身腱子肉。

    望着脚下巨大的佛祖石像,毅忽然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他抓起宝剑,跳到佛身上,左一剑,右一剑,在佛祖石像上,乱划乱砍。

    气得莲池岸边的晨牛直跳脚。

    “施主,使不得!”

    “施主,快住手!”

    “施主,有话好好说,千万不要对佛祖法无礼。”

    毅懒得理他,只顾在石像上乱砍乱划。

    也不道过了多久。

    毅感到累了。

    他纵身一跃,犹如一只灵猿,顺着佛祖袈裟,爬上佛祖头顶,从储物戒里出一口铁锅,还有各种食材。

    起锅烧,烹炒煎炸。

    很快,一顿味可口的大餐制作成。

    习惯性想去喊千雪来吃饭。

    可是看到冰封的人儿后,毅心头有些堵得慌。

    “臭秃驴,死秃驴,早晚有一天,我要推倒你所有庙宇,杀你所有和尚。”

    毅狠狠地嚼着一块红烧肉,巴了几口米饭,咬牙切齿道。

    就这样。

    饿了就吃,困了就睡,醒了就去挖凿佛。

    时间如水。

    也不过了多久。

    千雪又醒了。

    这一醒的时间长一点儿,着毅长长的胡子,笑得前仰后合。

    “胡子长了吗?我还没发现。”

    毅顺手一剑,割断长长的胡须。

    看千雪时,又睡着了。

    毅把仅有的一内衣给千雪盖身上,穿着大裤衩子,抓起宝剑,冲了下去,对着佛又是一阵狂砍。

    时间如水。

    毅早已不是当年的紫阳帝尊,他变成了一个石匠。手上和脚上,遍布密密麻麻的老茧。

    披头散发,蓬头垢面,抓着一把磨损的很严重的大剑,跳上跳下,犹如一个大猴子,在佛上砍砍,凿凿。

    叮叮当当。

    叮当之声,就从没听过。

    莲池浅。

    晨牛等佛面人,席地而坐,双手合十,高颂佛号。

    毅耳朵早已磨出了老茧,对那佛号之声,置若未闻。

    他的体型变得加健壮,肌肉变得加匀称,皮肤变成了古铜色,脸色无比沧桑。

    乌黑长发披在肩头,一直拖到脚后跟。

    砍掉过几,后来毅自己都嫌麻烦了。

    干脆,随意在脑后挽了一下,不去它。

    佛国之中无四季。

    毅也不道在佛国之中呆了多长时间。

    渐渐地,他摸出一个规。

    千雪隔一年苏醒一。

    前前后后,千雪已经醒过十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他们在佛祖的掌心佛国里,呆了一千年。

    这一日。

    毅疲惫不堪,喝了点儿酒,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千雪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居然能站起身,居然还能走。

    履艰难来到毅身边,千雪深情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伸手拿起那把都快磨成小刀的宝剑,走到佛祖头顶边缘,低头一看,大吃一惊。
(快捷键 ←) 上一章 返回《紫阳帝尊》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 →)